Category Archives: 我们家

青羊宮受騙記

昨天爸爸媽媽去成都給堂姐擰了半只豬屁股,因爲表叔加分過來半只豬,兩人吃不下了。我說你們吃不下了可以想辦法給我運過來,這邊口多。這是後話。 結果兩個人就去青羊宮轉轉,反正成都政策好,老年人凴証不用錢。然後遇到了旅遊團,我媽覺得導遊講得挺好的就業湊在裏面聼。後來又一個講道學的部分,要一家人一家人進一個小堂。我爸就覺得奇怪了。 幾個道士長得很道士的,說了很多“從善”的話,也沒有要錢,只是說把名字寫在一張紙上。寫了。道士又說,再寫一個199。一時間沒有想出來其中的蹊蹺,也寫了。後來,道士就拿出了兩朵腊做的蓮花,說兩朵蓮花199,說了很多積德之類的。我爸很堅持,不賣。道士就說,你看,你字都簽了,錢都寫好了。我爸什麽都不信的,只知道他們用蠟做的蓮花騙錢,說,我沒錢!但是我媽已經很虔誠的掏出了4張五十……道長說,一塊錢的燈油錢我們就不找了。道士收下了錢,笑眯眯的說,你們出去燒香吧!蓮花我們會幫你們供者的。誰知道我媽出去了,我爸沒有配合的意思,說,我買的蠟燭,我要點,才不讓你們又拿去賣給別人。我爸說他硬是等到燒出了一個坑,沒辦法凝固囘原型了才走。嗯,我覺得你的物理很強大…… 後來在回家的路上,我媽這顆虔誠的信徒也覺得上當受騙了,心裏很不好受。問,那門票本來是多少錢? 我爸說,一人一百。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我们家 | 4 Comments

给我最亲爱的毛毛

  呵呵,偷懒了呢   最近很忙呢,总是时间不够,睡不好觉。效率不高的关系把,也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就是不停地赶,赶完一样是一样,赶完一样一样的又来了。时间跑得飞快,撵都撵不上。   21了呢,居然人是这个样子,就到21了。时间真是奇妙。   今天空闲了一下,出去吃个饭,逛了一逛,居然没有买到什么东西。到处都很挤。挤到我连队都不想排,更不想买东西了。   每到生日的时候,总会突然有很多想法。刚才也是。觉得我应该该重新定义一下。   春节了。去年春节的时候没有看到毛吧?为什么呢。不记得了。音乐盒坏了。你说怎么办。今天还用那个项链环把人吓到了,哈哈,这个招数只能玩一次。   刚才我在想,如果毛在的话,如果毛在的话……很多事情说不清楚。毛在的时候也是会开心也是会不开心。不是一样吗?毛不会劝人。小猪在的话就比较好一点,她会发火的。呵呵。直来直去的说我不对。知道哪里错了的时候比较恍然大悟一点。不过她老是把我当成很迂腐的人……呵呵,可能以前我是那样吧。人变得哦!!   很想你们   毛阿~ 毛 毛 毛 毛 毛 毛 毛 毛 毛 毛 (写多了怎么越看越不像毛字) 希望你很好   春节快乐   HAO    

Posted in 我们家 | 6 Comments

Tree Top Walk!

  本来以为泡汤的picnic计划实现了!我们去了     看到了     超级大的热带蜥蜴   还跟蚂蚁共餐   池塘里的鱼不知道跑去了哪里,只剩下乌龟。 可惜我自己的照相机没有用上……   mrs Khaw的照片期待中……   最后去seng siong买了很多很多吃的!超级便宜……买了南非的fruit juice…   一大家人在一起真好   P.S. wxs & xsp 跑到哪里去忙去了!  

Posted in 我们家 | 12 Comments

打电话打不通

星期六晚上的国际长途越来越难打了,我要疯了。就一直打一直打。习惯就是这么养成的。   突然有一点无聊了,等一下睡觉。  

Posted in 我们家 | Leave a comment

我弟弟

真的好久没有见到这个家伙了。在父母,亲戚们口中的他还是那个不务正业的地痞。有一段时间,连我都相信这个小孩子浪费了。那天开门的时候,他站在门口,一脸熟悉的坏笑,说,姐,你回来啦!带男朋友回来了没?我那么清醒地意识到那个人就是我弟弟,如果有一天隔着铁窗跟他说话,他还是我弟弟。   小时候我们一直是死对头,什么东西都要争都要强。他比较爱闯祸,爱撒谎,爱打架生事,我成绩比较好,比较听话。我老是把他当差生对待,他也不买我面子。但是在外面,在学校的时候,一旦有人问到我是他什么人,他总是很大声地说,她是我姐!   他的成绩一直不好,我也没指望他能在道上混出什么名堂。这么久没见,竟然成熟的出乎我的意料,我竟然这么高兴得看着他有了体魄和头脑,眼睛里也有了不曾有过的坚毅。不知道发生了多少事情,让这个充满着稚气的脸上多了那些不相称的城府。每当聊着聊着,看着他开心地没有戒备地笑的时候,我知道这是我弟弟。   出乎我意料的,这个家伙居然学会了温柔。在原来的旧操场放烟火的时候,能够做到让小的弟弟们尽兴而不至于把自己炸伤;学会了陪我逛超市,买零食,拎全部东西;学会了帮舅舅带他3岁大的小孩,玩着我觉得最最蠢的游戏;学会了吃饭的时候吃快一点,赶紧下桌,把位置让给别人。   但是家里人没有几个能懂他。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他当时要做听任摆布的小喽罗,而现在能让人跪地求饶;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他现在不再因一时之气打架斗殴;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热爱演戏;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那么享受着训练时的痛苦。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能了解。可能因为他是我弟弟。

Posted in 我们家 |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