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6

无聊的时候

先跟熊道歉   这几天无聊的时候最直接遭罪的就是可怜又心好的熊。每天在网上碰到就讲话,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然后还在晚上十点钟的时候让他在six avenue等我过去吃东西。还让我不要吃多了,又把胃给撑痛了。从来没有觉得你这人这么可爱的。你知道我在st nick的时候也被她们叫成熊的,因为长得像维尼。不过后来消失了,看来还是你是真正的熊。   然后跟HQ道歉   跟熊聊天聊到没有公共汽车了。最后只有投奔可爱的PGP,跟你挤那个已经很小很小的床。谢谢你的那句,don get too emotional.   还要谢谢洁纯,鬼鬼这两个st nick前三届和前四届的学姐,谢谢你们同时出现在PGP的食堂并且还认出了我这个来混吃混睡的小孩。让我一时激动得目瞪口呆。   又一次坐在74路车第二层大玻璃前面,看着bukit timah道旁的高大的树木,还有飞驰而过的小车,听着电台的音乐。会突然地感动一下,想着DJ怎么知道我现在的心情。上一次这么坐着的时候是两年以前还穿着蓝色校服的时候。车上空的连一个鬼都没有,也没有空调,车窗是那种加横条的,大打开,风吹在脸上很舒服。原来老是在这个位置上睡着的。   本来游完泳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但是看到74还是忍不住冲了上去。dont get too emotional? how?   到了six ave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那条路的尽头望下去,希望能望见我们曾经的mt sinai.   还有一件事就是看brokeback mountain.   实在是没有被感动。但是喜欢里面很简单的吉他声。i wish i know how to quit you. imo, if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一些心情 | 4 Comments

毛病

每次生气的时候就会胃痛, 然后还想吃东西, 结果就越吃越痛。 我真是矛盾的动物。   YH: what if life is sometimes like shit? HQ: shity shity, wait till it dried, then clean them   不管我怎么努力,原来还是有不开心的时候。可能是因为我不够坚强,可能是因为我心太急躁。DY原来教我说,习惯了就好了。结果都奔三了,还是不习惯。就像我每次生病的时候就希望马上恢复正常时一样的郁闷。就像不管我怎么努力还是会生病。   干嘛跟自己过不去呢? 就不能一直开心着? 还是有心魔在作怪?   猪猪说,就是要什么都经历过,才是生活。 我还是很迷惑,什么才是生活?   P.S. 对不起,wwwww. 我改主意了。

Posted in 一些心情 | 7 Comments

补上,我回来了

在company dinner上见到众人。   小白,胖,milton,zhaomin几个发现我回来了,故意排成一列跟我握手问新年好。白说,是你吗?我说,不然?他说,把头发剪短了,都不敢认。小胖好像喝很了很多,摸摸我得的头说sales上去了,把他乐得。我说,你还记仇呢?他说,我请你吃饭。milton的女朋友一直很紧张,我坦然地对她笑笑,她心里的大石头才落地。这女人活得真累。薏米在远处极其友好的跟我打招呼,看来喝得也不少。眼镜穿得人模狗样的,我就不多说他了。我的四散的魂魄都回来了,跟大家报到。   soon好不容易穿得帅一次,居然错失送我回家的机会。跟他讲话很好玩,两个人都没有表情。“我包包还在你车上。”“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吗?”(他的车停在上面一层,同时阿宝车上的人全在等我一个。)“我要我的包。”“我去拿。”然后把车开下来,表演了一个九十度转弯加急刹车,下来把包包递给我,看了我一眼算是再见。当时我在想,这人怎么知道自己不会刹不住车撞到前面那根柱子上去。   坐在阿宝车的后排,感觉像是在坐囚车。那部车的引擎声很带劲,一直沉闷地响着。他那种人能提速的时候绝对提速,根本不管记速器的哔哔警告声,好像公路是他们家开的,穿来穿去,旁若无人。这次居然还是酒后驾驶,我特别的无语。还好坐在车里还觉得挺安稳,知道那个人还是清醒的。   又见到了我周围的大小疯子。   我回来了。

Posted in 工作! | 2 Comments

知足

怎麼去擁有 一道彩虹怎麼去擁抱 一夏天的風天上的星星 笑地上的人總是不能懂 不能覺得足夠如果我愛上 你的笑容 要怎麼收藏 要怎麼擁有如果你快樂 不是為我 會不會放手 其實才是擁有 當一陣風吹來 風箏飛上天空為了你而祈禱 而祝福 而感動終於你身影 消失在人海盡頭 才發現 笑著哭 最痛 那天你和我 那個山丘 那樣的唱著 那一年的歌那樣的回憶 那麼足夠 足夠我天天 都品嚐著寂寞 知足的快樂 叫我忍受心痛知足的快樂 叫我忍受心痛   五月天《知足》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居然被人催

这不是才7天没有写嘛。什么时候连一个星期都延展得如此漫长?可能在国内我上网的频率实在太低。   回到新加坡了,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受。 事情总是跟我想象的不一样 =) 却一直是哪个最晚走最早回的一个人   郭锐的那个游戏害得我一坐就是两个小时,不过慢慢玩也挺有意思的。   lynn, you ve been dropping msg on how many ppl’s blog at one shot? haha, sorry for the inconveniency of all these chinese words, but your chinese not bad right? e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0 Comments